夜镜澜

致坚强的女孩(言辞混乱的负能量产物)

我知道,你善良、温和;我知道,你不希望让任何人失望;我知道,你不想因为自己的卑劣私心,就麻烦别人。

所以你隐瞒所有。你告诉他们你很幸福,你努力学习,对所有人微笑,你永远谦逊有礼,温柔可爱。你知道你很成功。你是一个好学生,成绩名列前茅性格又乖巧,老师都喜欢你,父母从来没为你的学习操过心;你是一个好女儿,也许有的时候很任性,也懒懒的不愿意做家务,可你从不和父母吵架,你把自己的事安排的妥妥当当,也很少因为自己的糟糕心情去劳烦他们;你是一个好姐姐,你在弟弟妹妹面前永远柔声细语,耐心无限。

可是啊,女孩,你在无数个夜晚辗转反侧无法入眠,在无数个早晨猛灌咖啡只为听好一节数学课;你在漆黑的夜里被或鲜血淋漓或诡异非常的噩梦惊醒,却因为怕吵醒舍友蒙在被子里不敢哭出声;你因为各种各样自己根本无心追究的原因遭人憎恨排挤,在无数次讨好无效后无奈承认三观不同无法为友,却因为不追究仇怨被人当成了软柿子;你情绪在高中巨大的压力下愈发脆弱,时常突然崩溃泣不成声,你撕纸,绝食,用水笔划自己的手,却从来不肯寻求帮助,只是向那些担心的脸笑着,说着,没关系,不用管我,一会儿就好了。就算是你的哭,也是咬着手,努力不发出声音。
你总是告诉别人你没事。
可你多希望有人能来救你啊。
你告诉别人你失眠,他们哭笑不得,说看来你睡的时间还是太长,就是矫情;你告诉别人你哪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梦,他们说你不该看小说,不该看恐怖片,或是轻飘飘的一句梦是反的;你试图向朋友求助,她们说我觉得那些人挺好,是你太敏感了吧;你向父母老师陈述症状,父母说我们没给你压力,是你在给自己压力,老师准许了你的请假,说话却阴阳怪气。
你终于明白,他们爱的是那个乖巧的“你”。
于是你沉默。
你明白,针不扎在别人身上他们永远不知道多痛,就算扎过了,他们往往也会忘记。
后来你越来越沉默。

终于有人发现不对,他们开始试图帮助你。
可你已经学不会开口了。
“我没事。”我心情很糟糕,我想了一整节自习课自己的死法。
“不用了。”我真的很需要,但我真的不想麻烦你,如果你再说一遍……
“不用管我。”快救救我,谁来救救我!
而你的“冷漠”,却让他们感到烦躁。
“什么都不说,你到底想怎样?”
“你自己说要出去,没计划,我的计划你又都否决,你想怎样?”
“说话!你明明就有想说的。”
“别哭了,今天又没干嘛。”
“心情不好?你考的这么好为什么心情不好。”
他们的烦躁,让你觉得,这样的自己,果然是会烦到别人呐。
于是更沉默了。

可是女孩呀,沉默不能救你。
别怕麻烦别人了,也不要再虐待自己,你很优秀,你值得别人喜欢,做你高兴做的你自己,自然会有新的人来喜欢真正的你。

开玩笑的呐。

评论(33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