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镜澜

我的经历

        想了很久,还是决定说出来,这不是个好玩的故事,没有劲爆的情节,但这是我的亲身经历,希望你们能看到,并引发警觉。这是关于我小时候被性骚扰的故事。我有点话唠,请耐心看,谢谢。
        前两天红黄蓝的事情爆出来的时候,我妈在和朋友讨论,他跟我说,所以我们当初小的时候就对这方面特别注意,经常旁敲侧击的问你,我说有吗,她说有啊,你估计根本就没意识到,更不可能记得了吧,然后我就看着她笑,她也看着我笑,她以为她把她的女儿保护的很好。她不知道那些事情,我也希望她永远不要知道。“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”这种话,也有人对我说过。
        五到六岁的时候,爸妈在一个商场开店,我暑假就天天在那个大厦里面玩儿,还认识了一个小姐姐,八岁。小姐姐的店里面有一个打工的叔叔,小姐姐和她的关系好,所以我和他的关系也好,我记得他有时甚至会亲亲我们,胡子扎扎的。那个大厦的四楼是一些仓库,里面放一些大箱子,他有时就带我们去玩,可以爬箱子。我们还小,平常都不能随心所欲地爬高爬低,所以到那里就特别开心,因为怕爸妈知道我这么危险的行为,也答应了叔叔不告诉父母。这是背景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,他似乎是提了什么要求,姐姐拒绝了,我同意了(一直都不擅长拒绝人),他把我们抱到箱子上,我的双膝和他的肩差不多齐平他把我的裤子脱下来(所有的),挂在脚踝上,然后分开我的腿,亲了我的下面。我只记得当时感觉扎扎的,很古怪,有点难受,但因为痒我笑了。我去看姐姐,她的表情有点奇怪。
        很多年后,我想起这件事,终于意识到了它是什么,但没和任何人说,因为不知道怎么说。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是另一个故事,更平淡。
那年我大概七八岁,当时我家附近的书店一楼有个卖电影碟片的区。有次我妈和姨妈去逛书店(大概?),我和表妹作死去看恐怖片的碟片包装,不肯走,她们和我们说了之后叮嘱不要乱跑就离开了。我和表妹分头行动,看见恐怖的就叫对方。当时整个区空无一人,只有我们和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男人。然后,我发现那个男人总是盯着我看,很难受,我就跑,他又会跟上来,我就不理他。我看着一张碟片试图辨认字的时候,突然感觉有东西碰我手臂。扭头看了一眼,发现那个男人站得离我很近,从衣服下摆伸出一个形状像羊腿一样的东西,似乎还白白的,我当时不知道那是什么。他一直盯着我,那个目光无法形容,就感觉他眼睛几乎要全黑了,带来的气氛有点让我恶心,就感觉很难受。我走开,他又跟上来,来碰我。我潜意识不想把他带到表妹边上,但她叫我的时候我过去了。我和她凑一起偷偷说了那个男人,对方现在不过来了,就远远徘徊,表妹看了很久,也说不知道那是什么,可能是残疾多长的手臂?(位置不对但形状像)后来就不记得了,大概是大人来找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和表妹很默契的都没说…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大概是幸运的,毕竟遇见的坏人都是坏人中的好人,没有什么丧心病狂的举动,所以我回想起来也只是恶心。我不知道那些遭遇比我严重千百倍的孩子该怎么办。我说不出“不会吧,真有这种事”的话,因为我知道真有;我说不出“又没事,他(没打错)们又不懂”的话,因为我知道懂了之后的难受。真的,坏人不会嫌你的孩子小。真的,我国这方面的欠缺简直是黑洞。真的,这种事是有的。真的,有不少孩子遭遇过这种事。别再说风凉话了。以及,我没事,我的事已经过去,重要的,是现在正在和还未受到侵犯的孩子。

评论(7)

热度(7)